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离婚的婶子 [2/2]

离婚的婶子 [2/2]


  “给你当媳妇你还不干呀,天下哪找这么好的事,不干也得干,反正你操上我
了,现在可由不得你了。你憋着难受不痛快,我也一样。真的不骗你。下班一回来
宓就痒痒,发胀,特想让人操,遇上了你算我有福气,我知道你特乐意,是吧,一
会儿再说,快点儿,再快点儿,求你还不行啊,特过瘾,哎哟,妈,操,又上劲儿
了,一直的往里……”

  她的话又快又直,且不加任何掩饰。就像她这个人一样,赤裸裸的。其实她不
说我也意识到了第二次高潮的来临。阴道出现了痉挛似的收缩,极不规律。跟故意
使劲夹紧的感觉完全不同。她亢奋至极,我更激动万分。

  “我,我也忍不住了,给你,要吧。”“好宝贝儿,好丈夫,我要,都给我,
别剩下。”显然她也意识到我要射精了,急忙抱紧,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将屁股抬起
,用那极柔极软极热极湿的肉洞追逐迎合着每一次更强更有力的奋进,撞击!

  能忍就忍,忍不住就放。纵情享受就应该这样。

  死死顶住,贴结实,一股,两股……沖动引起的发洩如决堤之水,我的魂儿飞
上了天,她也一样。

  特有的酥麻感迅速传遍全身上下,好不痛快。既兴奋又紧张的婶子频频吐出舌
头度进我气喘吁吁的嘴里,好像唯恐我玩的不是特别过瘾似的,灼热的阴道同时也
张缩不停。女人特有的成熟在这时发挥得淋漓尽致。技高一筹,不顾自己是否满足
,先惦记我,着实令人佩服和感动。

  也许这就是会做女人的独特之处。享受了她,你不由自主的就有了愿意为她干
什么都行的念头。

  “好玩吗?痛快了吗?先别着急拔出来,多搁一会儿啊。”温柔体贴的询问和
安慰连同软舌一起吐进我嘴里,恰似一股暖流注入心田,感动之余,却提醒了我。

  “别,还是抓紧时间洗洗吧,我怕万一……”话没说完,就被她厚实性感的嘴
唇堵住,舌头再次度过来,好一阵劝阻式的搅动。不用话说,却用热吻表示,让你
不服都不行。余性未消的我抱紧了她用乱嘬胡舔回敬。

  美妙无穷的快感享受因其短促而令人回味更刻骨铭心和难忘。甜甜的吻无疑就
是最好的补偿。谁都明白性爱对人的诱惑力有多大,尤其又是处在两情相悦之际,
比热恋中的情侣们更难割捨。我边吻边抓住了肉感极强的双乳揉搓,她的手则游遍
了凡是能摸得着的地方。

  梅开二度,仿佛仅仅是刚开始。直觉使我清醒的意识到她还想要。想要就给,
当然行,没问题。只不过下面太粘呼了,不洗洗就没法继续。吻着,我拦腰将她抱
起。

  双臂成环形勾着脖子,几乎没了骨头的她软绵绵放松了之后,任凭我托着屁股
抱起。半睁半闭的眼睛里仍充盈着勾人魂魄的甜笑。十二分的顺从。

  “你呀,人儿不大心眼倒不少,是不是怕把我的肚子弄大了呀?真多余,要是
能怀孕,你那个死鬼叔儿操了我这么多年,早就有了。没事儿,甭担心。我这不争
气的肚子恐怕这辈子也有不了怀孕的戏了。两三月才来一回历假,量又特少,去过
医院多少回了,大夫都说不可能,我早就死心了,甭看你的鸡巴够个儿,就是杵子
宫里也不成,放心吧。”

  经历了,再没了忌讳。好丈夫亲丈夫都叫了无数遍,掏出心里话又算什么。她
的意思是想让我对她了解得更多些。

  “你净瞎猜,我根本就没走那个脑子,我想的是啊,洗干净了之后,好好的尝
尝那儿的滋味儿,那么肥,那么软和,毛又那么多,尤其那两片肉唇儿,我可是早
就想吃了。再说,你也得帮我嘬嘬鸡巴呀,嘬硬了好接着招呼,是吧。我也瞧出来
了,你还没真正的过瘾呢。我今儿也豁出去了,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嫌我太馋,
没完没了可不行。”你有来言我有去语。既便她猜对了我也不能诚认。

  总有的说,总有的对付。

  “那好哇,也让我瞧瞧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人都归你了,你还不是想怎么玩
就怎么玩呀。我呀都依你。”女人在这时恐怕都说这种话,我没猜错。

  勤快是女人的本份,婶子更是勤快女人中的佼佼人物。搂着抱着亲密无间,可
一进了兼做洗澡用的卫生间,她还是跳了下来,抢先忙着准备洗澡用的一切。

  男女在一块儿洗澡,谓之鸳鸯浴。一般的家庭不具备这种方便条件,既便有,
做为夫妻之间恐怕未必产生喜欢对方的浓厚兴致。床上的活儿早就干完了,何必再
拿到这儿重新演示一遍?体力和心态则是另一方面的原因。

  情人则不同。情人之间永远存在着新鲜且神密的诱惑。你若曾有过类似经历,
不妨回忆一下相处的情景,就明白此言不虚了,偷欢莫过于偷情就是这个道理。

  钭射进来的光线把足可以容纳四五个人同时洗浴的卫生间照得特亮堂,光线充
足视线自然格外清晰。看着忙这忙那的她,我不禁睁大了眼睛。

  正是再饱眼福的时候,不可不尽情欣赏一个女人旁若无人悠闲自得完全赤裸的
自然美态。

  八字形朝两侧裂开的乳房,奶头好像不服气因乳房过于丰满垂落而向上翘起,
不时有些晃动,幅度不是很大,却很迷人。通体上下一身嫩白紧绷的肌肤在明亮的
光线照射反衬之下,白里透红,泛着一层几若半透明的光泽,仿佛告诉我,她的青
春未逝,仍充满着渤勃的活力还有魅力,的确,不曾生育过的她体态保持的非常好
,若是再配上一副漂亮的脸蛋儿,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胎子。

  拧开水龙头,视线无形中碰到一起,她挺着颤巍巍的乳房坦然站在我的面前。

  “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呀。没羞,真馋。还想看哪儿?”笑吟吟的表情,娇美
的体态,迷人的乳房,撩人的询问,还有伸手抓住并未变软阴茎的动作。只在瞬间
,又勾起了我的热情。把手探进她的两腿中间,没往阴道里捅,而是结结实实将那
团软肉攥在手心里不轻不重地往外揪扯着,另只手则捏着一个奶头玩弄。

  “哪儿都想看,哪儿都看不够。你要是蹶起来或全扒开了我更爱看,百看不厌
。”“今儿看新鲜,明儿看喜欢,我也乐意让你看。可你能保证以后天天都这样儿
吗?”欲望本无止境,她问的很实际,下面还有话没说出来,我也明白了指的是什
么。

  “你就是想不让我喜欢也不可能了,反正还没数伏呢,天又这么热,只要咱俩
在一块儿,天冷之前,我希望你永远都这样光着,方便。行不?”直接回答不免显
得单纯,不解风情。这么说就好多了。

  “那我也有一条件,就是它硬了不许在外边呆着。我要你最好最棒的这几年,
有几年算几年,在你没找着媳妇之前,你是我的。我也帮着你把这个活儿练得棒棒
的,让它再长点儿再粗点儿,你说好不好?”

  “那样的话,我不成三条腿儿啦?”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好像还嫌我的鸡巴不够尺寸,要把它再鼓捣长点儿。

  这时她的手仅仅握住了龟头,三分之二的阴茎海绵体尚未勃起,如果硬了绝对
超过七寸,真不知她的阴道到底有多深。

  “算你说对啦,三条腿儿的人本来就不好找,谁碰上了就是谁的福气,造化。

  这么跟你说吧,是个女的就没嫌它大的。黄花大姑娘除外,反正娘儿们都乐意
越大越好。刚才你给我插上的时候,一杵到头就特上劲儿了,真的。我不知道别人
却知道自己,也不瞒你,一天也离不开它。你还年青,正长身体的时候,尤其这个
宝贝,越使就越好使,长长点儿怕什么,碰上馋主儿,你不更合适呀?”

  说着揉着,她情不自禁地叉开腿,拽着龟头就往宓里凑。我只好松了手任她摆
布。

  性爱场合,女的越主动招惹就越有意思。不信你就品去,你不招她,彼此尚能
有所节制,她要招你,十次倒有九次能令你绷不住劲,特别是阴茎既将进入她体内
的瞬间所产生的共鸣常常令你身不由己去迎合她的需要。

  “哎,它还能硬起来吧,我这个下水道可是堵了好些日子了,帮我来个彻底的
捅通了,啊。我蹶着,从后边弄一回,那样插的深。咱俩都这样了就没什么不好意
思的了,是吧。来,招呼你的,一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后进式要比玩俯卧撑式
的性交省不少力气,她俯身蹶起大白屁股并扒开了阴唇,我把阴茎插进去没费劲儿
,勾着两胯来回杵弄了几下,软鸡巴便开始了伸展。

  不能招,我这鸡巴一招就硬。她也许还不了解我这个初出茅庐小伙子的本事。

  第一次性交往往着急射精痛快,其实等于卸了包袱。第二次才算真正开始。

  没法计算时间长短,尽兴为止。论标准说出来你也许不信,不把阴唇杵肿了,
不把阴道玩干了若干次,不把女的玩没了骨头,我是不会下马的。玩痛快了才能睡
得着觉,不然,准折腾一宿。

  一边淋浴一边性交,也算是别开生面了。无须担心出汗,水不但起到了润滑的
作用,而且降了温,挺舒服。

  “妈呀,它硬的可真快。又杵到头了。好,真好!不是假好,比用东西往里杵
痛快多了。哎哟,哎哟。”她又叫出了声儿。殊不知言多语失,这句话可露了馅儿

  “快告诉我,你都用过什么东西杵过?”身边没人伺候,以物代替乃是寂寞女
人最无奈的选择,她既然说漏了嘴,无疑给我提了醒儿。

  “快别问了,使劲儿啊。反正能用的差不多都用过。”“不行,说详细点儿,
一会儿我也得试试。把鸡巴腾出来让你嘬,我玩宓,你不是上劲更快?对不。”

  这时的我脑子特别灵活,她的话没说完,我就能想出好几个对付的办法,先拣
最直接的也是投其所好。

  爬在水池台上的她扭过脸瞧着我,一边美滋滋晃动屁股一边咬紧嘴唇不吭声。

  她不肯说,我自有办法。从湿漉漉的阴道里抽出硬挺的大鸡巴,将顶送的距离
缩短,只让龟头进出阴道口内外不往里杵,馋她。

  这一招果然奏效。才缓插了几下,她就不干了。

  “别,别这样,都插进去啊,这样玩怪叫人着急的。你不就想知道我是怎么解
决难受的吗?告诉你行了吧,快点儿弄进去,什么呀,你都是我丈夫了,疼我,啊
,往肉里疼,啊。”放纵了,没了忌讳,多肉麻的话她都敢说,而且不乏撒娇。

  急于知道下文的我这才重新把鸡巴深深杵了进去。

  “你就坏吧,瞧我一会儿怎么治你的。哎,我这家里有什么你还不知道哇,凡
是跟你鸡巴差不多一样的东西呗。比如说菜里面有胡罗卜,黄瓜,长茄子之类的,
东西比如说细脖长颈儿的花露水瓶子,还有新出来的那种肉肠,没辙就得想辙呗,
要不憋得特难受,你长着鸡巴当然体会不到娘儿们那种燎急上火的滋味儿,大不了
做一梦放一炮跑了马就痛快了,我不成,且着呢,非把自己折腾出一身汗不可。

  想大鸡巴想得有时候抓耳挠腮的,实在没撤了就揪,用疼止痒。刚结婚那会儿
,底下那两唇儿没这么大,没事自己揪的呗,越揪越长。唉,说一千道一万,使什
么都不如用鸡巴解气,有感觉,过瘾。哎。我可都告诉你了,可不许笑话我,啊。
反正我就这德行,还有什么要问的,哎哟,不行,又上劲儿了。”敞开了心扉,无
话不说。

  我和她此时溶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己没了长幼区别,拉平了。

  一连串怦怦的肉响不断,雄壮无比的大鸡巴杵进她的宓里不带拐弯的,美得她
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表示喜欢。

  为了过瘾,蹶着屁股也不怕累,她真棒!

  操,的确挺痛快。但美中不足的是不能亲嘴儿,想揉乳房必须弯腰。那样又会
影响大抽大送的爽插,终不如躺在床上拥有的全面。

  “啊……嗬……小爷爷儿……千万别松劲儿……”她又上劲儿了,屁股一蹶一
蹶的,叫着哼着……撞的狠,杵的深,给点儿阳光她就灿烂。

  阴道内外没了规律的收缩和断续痉挛般的抽搐如火上浇油,这种清晰明快的享
受实在难得。

  单纯吗?不,一点儿都不单纯。她和我都已尽情,几乎忘了一切,拼命的奋进
,拼命的迎合,默契极了。

  猛得,她突然抬起了一条大腿,身子也侧了过来。

  “抱着,好丈夫,你,你一定把媳妇操死,啊。”都快失去控制了,居然还有
心思换姿势。乖乖!

  也好,扛抱着她的腿并不影响使劲儿。侧插无所谓。

  她的身子阵颤越发剧烈,呼吸越发急促。显然,燎心撼肺般的快感己经来临。

  梅开几度了,谁还顾得上数,恐怕她也说不清楚,先顾眼前最现实………..

....完.

加载中